点击播放《彭山之恋》
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 生态胜景•大爱彭山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景区动态 >
澧州文化 | 澧州外八景之《兰江绣水》
作者: admin 来源:admin 发布日期:2021-04-02 15:30 查看次数:

搜索:“彭山景区”,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彭山景区内容。


兰江
,又叫栗河,为澧州外八景之一,即“兰江绣水”。以仙眠洲为界,外河为澧水,里河为栗河(兰江),现在的兰江桥,也就是过去的栗河渡口。上世纪70年代末期,栗河渡迎来了千军万马,人们肩挑手扛,挖河泥、填路基,修建了兰江桥,让栗河的古渡口天堑变通途,见证了沧海桑田的巨变。

 

兰江桥

 

江河因为一种植物而命名,在世界上都不常见。而澧水在澧县城东南一段名兰江,为什么叫做兰江?传说由于这一段到处都生长着一种兰草,而后与我国古代伟大的教育家孔子和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兰江这个名字里面,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文化信息,它和这两位历史伟人,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内在渊源?让我们一起来慢慢探索一番。

 

栗河

 

中国古代大思想家孔子,鲁国人,也就是今天的山东曲阜人。他曾带着弟子周游列国,他的政治主张没有得到各国君主的赏识,很不得意。有一次,他游历到卫国,拜见卫国国君,被国君名声不好的夫人南子召见,弄得很狼狈,甚至被他的弟子怀疑他失了格。

 

在《论语》里面,如今还可以看见孔夫子为自己辩解的记载,说自己如果因为拜见国君夫人南子,改变了自己的气节,那么就让自己遭到老天厌弃,这看起来真是有点理屈词穷了。在这样的背景下,他听闻鲁国国君病危,就沮丧地返回自己的祖国。在经过一个山谷时,他看见山崖上生长着茂密的兰花,整个山谷里香气弥漫,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孔夫子闻到浓郁的花香,不禁发出一番感叹:“这样清香的兰花,应该为国君奉献出自己美妙的香气,但是现在却这样生长在偏僻的山谷里面,和一些杂草在一起,这就像身具贤德和才能的人,生不逢时,只能与一些粗鄙无能的人搅在一起一样!”于是孔夫子就取过随身带着的古琴,即兴弹了一曲,取名为《猗兰操》。这其实就是孔夫子为自己的命运抱不平,感叹自己生不逢时,就像生长在山谷里的兰花,不能向国君奉献自己的才干,所以后来的人称兰花为王者香,就是从这个典故里来的。

 

也正因为孔夫子对兰花的喜爱和赞誉,千百年来,兰花就成了文人雅士喜好的一种香草,具有了非同一般的文化内涵,是文化人的精神寄托和品格象征。

 

屈原也很喜欢兰草,在他的长诗《离骚》里,他甚至将他的学生们比喻成兰,说自己“树兰九畹”,也就是栽培了九畹的香草嫩苗。这个说法,甚至成了一个典故。屈原是楚国贵族,出任过三闾大夫,掌管过国家的内政外交,但是因为奸人的挑拨离间,国君疏远了他,他渐渐被排斥出政治中心,最后竟然被流放到了湖南。他在《九歌·湘夫人》里写道:“沅有芷兮澧有兰”,应该是地理写实的,由此可见他是来过澧州的。

 

正是因为以上两个人物对于兰的推崇和赞美,所以,澧州的先贤们,自然就因为屈原的这一诗句,顺理成章地将澧水在澧州城东南一段,命名为兰江。这个名字,虽与澧水两岸生长的兰有关,但是,更多的是透过孔子和屈原赋予它的精神和文化内涵,让这条河流具有了传统文化的深度。也让我们在漫步澧水河边,观赏那粼粼波光时能够感受到我们家乡和国家的历史、文化之间那种密切、不可割断的血脉联系。它维系着我们作为澧州人、作为中国人的独特世界观,而这也正是我们共同传承、永不消逝的物质和精神上的双重家园。

 

 

讲了兰江和两位历史名人间的关系,但有一个疑问,很多人养在家中的兰花,大多采自山中,这种被孔夫子和历代文人雅士称为“王者香”的香草,依旧被很多人追捧,摆放在书房显眼位置,彰显自己的不凡品味。


屈原所说的“沅芷澧兰”里的兰花,如果说是生长在我们如今称作水乡泽国的澧城周围,似乎是不大可能的。那么,为什么偏偏是这一段低湿平坦的江段被称为兰江,而不是澧水上游穿越崇山峻岭可能生长兰花的地方?

 

这个疑问并不是今天才有人提出来,早就有人对此百思不得其解,甚至因此还产生了许许多多荒诞不稽的传说。譬如在明朝的时候,著名的诗人,文学史上“公安派”开创者之一、“公安三袁”最小的那位才子袁小修,就在他的《澧游记》里说道:“涉兰江,观于绣水,遂放舟往游彭山,江底有兰,居民常有见之者。”不管怎么说,那时的人们,可能认为这一段澧水被叫做兰江,一定是有一种奇异叫做兰的植物生长在这里。但这种叫做兰的植物究竟长什么样,他们其实并不了解,因为文人雅士们养的那种兰花,显然在兰江两岸并没有发现,即使是彭山一带,恐怕也难觅踪迹。

 

 

袁小修的这一记载,让数百年后依然能窥见这个传说,人们一直都在纠结于兰江并不生长兰花,为什么却叫兰江,这样的疑惑得不到解答,不过是误解了屈原的意思。诗歌里提到的那种叫兰的香草,在那地势低下的平原,是如今都处处可见的。它确实叫做兰,而且一直都存在,从没有消失过,只是因为有了孔老夫子灌输的“王者香”——兰花的唯一印象,人们就将这另一种兰给忽略掉,并且似乎完全遗忘了,其实,这才是兰江一带蓬蓬勃勃生长的香草!

 

《直隶澧州志· 艺文志》里有一篇文章,是一个叫辜漟的人写的,题目就叫《澧兰辨》,是专门辨别兰江之兰是哪一种植物的,写得很有道理,当然可以采信。

 

 

文章开头就说:有人问,《离骚》里面称澧有兰,为什么如今在澧城一带却没有发现呢?他幽默地笔锋一转说,澧城一直都是有兰的,只是你们不认得而已。有的人会愤愤不平地说,兰哪里会不认识!春天开花的就是春兰,秋天开花的就是秋兰,叶片细长茂密,花清幽扑鼻,一看就能辨别出来,哪里会不认识?

 

 

于是辜漟就在一波三折之后,终于抖出了实情:澧兰,不过是一种常见的草,并非号称王者香的山兰,屈原所说“沅芷澧兰”,实际上就是泽兰,紫色的茎,有红色的节,叶片细长,边缘有锯齿,对生,因为生长在潮湿低地,所以叫泽兰。

 

其实在明朝的时候,医学家李时珍早就对泽兰进行了详细的介绍,可以确定泽兰就是澧兰,如今很多乡下的老人,都认得这种香草,并且懂得它的药性,把它当做一种草药。这个问题到此就让人恍然大悟了,其实持有这一看法的,还有好几个学者,他们都认为屈原所说的澧兰,就是泽兰,并不是出自山谷的兰花。

 

所以辜漟在文章的最后,感慨万分地说:说澧城没有兰,对澧城没有什么损害,但是让人可惜的是,先贤们经历过的足迹,和他们在这里采摘过的香草,不幸都会泯灭在荒凉的江岸,寂寞地沉没于悠远的历史之中。我们作为后来者,能够通过留存下来的文字,再重新认识我们脚下的这片古老土地上面曾经发生过丰富厚重的历史,寻找出那些可能永不磨灭很容易被我们忽视的细微事物上面的精神,是不是也是我们对于故乡的一种精神上的寻觅、开拓和恒久守望呢?兰江滔滔,它本身就是流动着的、不会停止的悠远历史。它和年年蓬勃生长的兰草,构成了我们内心里那丰盈而温馨的精神家园。

 

 

201712月,澧县投资10亿元实现河湖水网联通工程,以栗河为主体,改造城区黑臭水系,为加快建设澧水中心城打下坚实基础。下长江入洞庭,澧县紧跟长江开放经济带建设步伐,融入洞庭湖生态经济圈建设,加速澧县实现“洞庭第五极、澧水中心城”的战略目标。



0
彭山景区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商务合作|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彭山景区 | 华诚集团 CopyRight ©2013- 2020 PengShan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彭山农旅文创 | 备案号:湘ICP备14009297号-2 |

咨询电话:0736-3254777
餐饮预订:0736-3340333
客房预订:0736-3254777
投诉电话:0736-3325606
救援电话:0736-3325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