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彭山之恋》
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 生态胜景•大爱彭山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禅修文化 >
祠寺之胜/钦山古刹
作者: admin 来源:admin 发布日期:2017-08-15 21:12 查看次数:

【彭山探幽】(八)祠寺之胜/钦山古刹

        澧州城西十五里,与彭山相连的层峦叠嶂,叫钦山。清代同治年间编撰的《直隶澧州志》称,钦山“环周三十余里,草木荟蔚,一碧相联。峰曰雷峰,岭曰彭岭,峪曰钦山峪,泠水会焉。迳羊邱北,东迤注于澧。”清代的《孟姜山志》则描述其为“是山郁弗崾溟,夕周数十里,层峦叠嶂,络绎二十里,其首谓之彭山。”说明彭山是钦山的脸面,钦山是彭山的腹腰。历史上,人们大凡游历彭山,必去拜谒钦山。钦山除了雷峰的雄伟,峪壑的清凉外,还有一座名传大江南北、声震九州环宇的数千年的古刹——钦山庙,也就是现在人们所熟知的钦山寺。

 

        钦山庙与钦山寺,从历史进程上说,是有明显区别的。《直隶澧州志》称:钦山“中阿有庙,相传庙基下有岩壑,深不可测,风声怒号,毒蛇藏焉。故叠石其口,建庙镇之”。说明钦山庙,是两汉时期具有“阴曹地府控辖江山河渎、地望城池之神社”性质的一座镇山之庙。而《直隶澧州志》上的另一条记载“钦山寺,彭山西五里。唐大德僧文邃建”,则指的是一座唐代的佛教道场。它虽然也“在(钦)山之阿,草木翳荟,四山环之”,实际上已由神社性质的“庙”变成了佛教道场的“寺”。现在,钦山寺大成殿旁那棵昂首西向,树龄在2500年上下的古罗汉松,即为钦山庙时期栽植。据《史记》记载,汉代李广将军从太尉周亚夫征战吴、楚之时,可能到过此地。澧州辖区及钦山周边地区,曾有纪信等多处祭祀汉初名将的祠庙。因此,自古流传,钦山寺的古罗汉松即为李广栓过战马的古树名木。还有研究者指出,钦山寺的前身钦山庙,实际上是一座汉代建筑物,或当可信。而作为佛教道场的钦山寺,则由唐代大德高僧福州人文邃大师 ( 834-896)所开辟,亦即对汉代钦山庙的重建。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文邃大师少年时,拜杭州大慈山寰中禅师受业出家。在当时众多的僧人中,他独得同为福建人的著名禅师岩头全豁和雪峰义存赏识,“知是法器,相率游方”,三人一同来到德山乾明寺修性。岩头全豁和雪峰义存先后得到大禅师德山宣鉴的印记,而文邃和尚尚未开悟,于是改投在药山寺惟俨禅师之法孙洞山良价的门下,并成为法嗣。文邃大师青年时期曾四处游历,二十七岁时止于钦山,此后在钦山寺弘法三十六年,直至圆寂。按史料记载,文邃二十七岁那一年,是唐大中十四年,亦即公元860年。因此作为佛教道场的钦山寺,也是少有的千年古刹。

 

        药山惟俨禅师的法孙洞山良价禅师及其弟子曹山本寂禅师,创立了南禅法系的曹洞宗,以“偏正回互”为立宗的根本宗旨。而钦山文邃是洞山良价的嗣法弟子,故为曹洞宗的正宗传人。文邃大师之后,载入《五灯会元》的还有云门宗的创始人云门文偃的第三代法孙钦山悟勤禅师,以及传临济宗的钦山普初禅师、钦山临济三十七世孙嵩山下椿老和尚等。由此可知,钦山寺不仅是禅宗里“一花开五叶”的曹洞宗的源头之一,而且其法系自古就是曹洞、临济并传,后来又接受了法眼宗,于是它成为南禅曹洞、临济、法眼三宗并传的祖庭。南禅禅宗在中国传承上千年,并且远播日本、越南、朝鲜等地区。海内外南禅佛坛,自古尊药山为曹洞宗远祖祖庭,而视钦山为同宗先祖祖庭。在1981年到984年,还有来自新加坡、日本和港澳地区的多个宗教与佛教史迹参拜团来钦山寺拜谒,尽管当时钦山寺只剩下残砖断瓦。近年来随着钦山寺的重建与复兴,来此寻根朝拜者更加为数众多。

 

        据史料记载,唐代的钦山寺依山势而建,布局从低往高,庙宇共四进40余间,寺内供奉神像30多尊,珍藏经籍千余卷。香火旺盛,名驰荆楚。宋、元、明时代,寺庙曾有多次重建与扩建,可惜没有详细记载。前些年,钦山寺出土了一方清代嘉庆六年(1801)冬月所立的《重修钦山缘由碑》,碑文称,钦山高僧“至宋、元、明,代不乏人。迨至国朝康熙年间,有成燮上人住持几载,又有明民和尚接三十余载,在此圆守。于康熙二十年,澧阳缁素定盟至公邑报慈寺,接太祖灰如老和尚,差人同徒树可师太过来到此。几费经营,重为修理,接众安禅,撑持祖庭。四来善士,无不皈崇……乾隆四十六年辛丑岁后,至报慈,接师上嵩下老人周同师过来……师徒不分昼夜,逐年凿积,苦志行郴,叩募五保十方善信,重修大佛殿客堂。工程浩繁,化数百金不可。师将自己钵底余赀捐出助修。至嘉庆元年功德方竣”,此后僧众又“茹苦自甘数年,苦积些微赀财,完善上观音殿、方丈斋堂”等。此后,钦山寺香火盛极湘鄂两省,有僧众数百名,田产数百亩,山林上千亩。寺院规模雄伟,百余间殿宇堂舍,红墙黄瓦,檐牙高啄,辉光紫气,鼓鸣钟扬,气势恢弘。

        然而,经过清末至民国时期的庙产兴学、战时驻军及日军轰炸之浩劫,加上上世纪六十年代“文化大革命”的毁坏,原本辉煌的钦山寺毁损殆尽。直到改革开放后,钦山寺列为常德市第一批恢复活动的佛教寺庙,才开始艰难复兴。上世纪末,县政府为复建、中兴钦山寺,安排县宗教事务局和广大僧众详细制订钦山寺复建规划,并以澧政字[ 1991] 50号文件签发修复钦山寺的报告,同时挑选释演佛回山住赐主持。自2007年开始,钦山寺新的主体建筑三大殿(观音殿、天王殿和大雄宝殿)相继落成。2010年,曾隆重举行建寺1160周年大庆及大雄宝殿落成法会。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湖南省佛教协会会长、长沙古麓山寺方丈圣辉大和尚及省市县宗教事务管理局负责人、湘鄂边广大僧众等,具至祝贺。今天,重建的钦山寺占地125亩,建筑物5000多平方米,风格古朴,规模宏大,殿宇辉煌,环境优美。禅院集参禅礼佛、学佛修行,弘法教育,修禅养生,旅游观光于一体,受到全县民众和广大善男信女的高度关注与喜爱,声誉日隆,香火日盛,或许能逐渐恢复至昔日之千古名刹的规模。

 

        关于钦山古刹的史话,或许还有两点值得一提,那就是在近代非常时期,这里曾经举办过新式学堂和战地医院。新式学堂是教人的,战地医院是救人的,这或许与千年古刹的宏旨一脉相承。

        据《林伯渠传》等书介绍,林伯渠的父亲林鸿仪,在戊戌变法失败后从北京回到老家临澧,曾受州府聘请在钦山寺举办新式学堂——钦山寺学馆。学馆于1899年春始业,就读者有澧县、临澧、石门、安乡等县的学生30余人。林鸿仪学养深厚,眼界开阔,担当精神很强,他坚信“时无论古今,地无论中外,纵令处之危险之秋,苟有自强之精神以鼓舞一世,未有终于不振而甘居人下者也”。而且,他认为乐于教人,善于教人,就一国言,为一种优良之世风;就一家言,为一种优良之家风。因此,他当时学生中的不少人后来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其中包括林伯渠、林修梅、蒋翊武和中国化学工业的先导者、拓荒者聂汤谷等。这是讲在社会大变革之际,禅院变为书院。

 

        在抗战的非常时期,禅院也曾变为医院。1943年5月和11月,侵华日军曾两次进犯澧县。11月,著名的常德会战爆发,这是整个抗日战争乃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十分重要的一次会战,抗日军民打得异常惨烈,伤亡巨大。当时澧县未被日军占领的仅有澧水南岸的几个乡镇,会战中津澧战场抗日部队的战地医院就设在古大同、钦山寺等处。钦山寺地形隐蔽,回旋余地大,同时便于利用水上交通接送伤员,因此设在此地的战地医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0
彭山景区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商务合作|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彭山景区 | 华诚集团 CopyRight ©2013- 2019 PengShan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彭山农旅文创 | 备案号:湘ICP备14009297号-2 |

咨询电话:0736-3254777
餐饮预订:0736-3340333
客房预订:0736-3254777
投诉电话:0736-3325606
救援电话:0736-3325707